今年的松线虫疫情防治咋样?(南京疫情防控不力多人被处理)

松材线虫病是林业重大疫病,也是国际、国内实施最严格的检疫对象。自1982年在南京首次发现松材线虫病以来,先后扩散到我国18个省400多个县级行政区。我省于2003年在赣州市章贡区首次发现松材线虫病,现在被国家林业局已公布的县级疫区就有32个,还有许多由省内掌握未申请国家林业局公布的县级疫区。我市首次发现松材线虫病是在2011年11月,当时仅在贵溪市滨江镇的流岭、江南以及月湖区童家镇的里屋等村局部发生,现在已经扩散到龙虎山景区以及余江区。这充分说明松材线虫病防控工作的艰巨性和长期性。虽然松材线虫病防治是世界级难题,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有效根治的方法,但这并不等于我们的防控工作不存在问题。根据《关于在全市开展林业集中大调研活动的工作方案》要求,我们就我市松材线虫病防控工作存在的问题及防治对策进行了调研,现报告如下:

今年的松线虫疫情防治咋样?(南京疫情防控不力多人被处理)

一、松材线虫病防控工作存在的问题

今年的松线虫疫情防治咋样?(南京疫情防控不力多人被处理)

1.对松材线虫病的危害性认识不足,没有引起足够重视。

今年的松线虫疫情防治咋样?(南京疫情防控不力多人被处理)

把松材线虫病比喻为松林植物中的“SARS”一点也不为过。人感染SARS病毒,死亡的概率很高,动物感染禽流感,死亡率也很高。松树感染松材线虫病,死亡率100%,而且以极快的速度传播,只不过松材线虫病不会像禽流感那样会传播给人类,对人类的生命造成重大伤害。因而,我市各级政府对松材线虫病防控的重视程度远比不上对“SARS”和禽流感防控的重视程度,殊不知松材线虫病对生态环境的破坏是触目惊心的。我省某县2005年发现松材线虫病,全县近30万亩松林到目前为止仅剩8000多亩;浙江舟山发生松材线虫病后,原有的63万亩松林,仅10年时间就只剩下3.5万亩。这样的破坏速度,对生态环境造成的影响是难以估量的。当前,党中央对生态环境保护越来越重视,已经下发了《领导干部自然资源资产离任审计规定(试行)》。规定的审计内容包括“完成自然资源资产管理和生态环境保护目标情况”。如果因松材线虫病危害而造成森林覆盖率和森林蓄积量下降5~10百分点,离任审计就无法通过,必将被追责。

2.防控经费不能及时足额到位是制约彻底根除松材线虫病的重要因素。

松材线虫病防控措施主要由两大部分组成,一是清除传播源,二是对传播媒介进行综合治理。清除病原就是清理枯死松树,根据调研,平均清理一株枯死松树,平缓岗地要花费70元左右,山区要花费100元左右,陡坡要花费120元以上。按这样的成本计算,去年死亡的枯死松树2.8万株,仅清理枯死松树就要花费240万元左右,但实际投入不足100万元,除去龙虎山投入的60万元,其它地方就更不足。致使贵溪市和月湖区到3月31日止(安全清理的最后时间节点)还未清理干净,留下了传播源。贵溪市虽投入了部分经费,但到账较晚,延误了除治进度。传媒天牛综合治理也是要花费大量的经费,考虑到经费不足的因素,在制定方案时都进行了压缩,效果也就要打点折扣。松材线虫病防控经费主要靠县级财政,按规定各级财政都要加大投入,国家、省、县都投入了一定的经费,唯独鹰潭市财政仅在2012年投入了15万元,之后就再也没有投入,造成市级督查人员说话没有分量。

3、除治质量不到位,是疫情除而不净的重要原因。

一是死树清理不全面。部分地方\"回头看\"工作流于形式,对春节后出现的少量死树不重视,不予以除治,导致死树未能实现全面清理,除治效果大打折扣。二是除治山场清理不彻底。部分地方的除治山场伐桩过高,覆土过薄,山场枝丫材未清理干净,导致疫情除而不净,越除越多。三是拾捡枝丫材现象普遍。部分地方由乡镇组织老百姓自行除治,除治质量没有保障,枝丫材流失严重,导致疫情扩散蔓延。如金屯镇老百姓捡拾枝丫材现象极为普遍,房前屋后多堆放有松木材,加剧了疫情扩散。

4、综合治理措施不规范,导致传媒天牛防治效果不佳。

一是综合治理措施未能按照时间节点落实。部分地方诱捕器设置时间不合理,未能在松褐天牛羽化前完成布设工作。在采取覆膜熏蒸和焚烧清理死树的前提下,天敌花绒寄甲成虫未能在松揭天牛羽化前释放。二是综合治理措施操作不规范,管理不到位,存在将诱捕器设置在林缘或未发现死树林分内的问题,导致疫情进一步扩散。诱捕器还存在未能设置在林内通风处,设置高度过低,诱芯未打开、更换不及时、清理不及时、掉落无人管理等诸多问题。导致各项措施流于形式,效果不佳甚至没有效果。各项综合治理措施未能按照时间节点落实,使用不规范,搭配使用不当,导致各地对综合治理措施褒贬不一,严重降低了我市松材线虫病防控的成效。

二、松材线虫病防控对策

(一)提高认识是做好松材线虫病防控工作的前提

1、抓好松材线虫病防控是落实国家生态文明建设的要求。建设国家生态文明是中央赋予我们的重大使命,也是加快推进绿色崛起的重大机遇。深入推进国家生态文明建设,要坚持保护为先。我市松林面积120多万亩,占有林地面积的三分之一,很多是公益林、风景林、水土保持林,生态服务价值很高,尤其龙虎山景区丹霞地貌好不容易长起来的马尾松林,一旦被松材线虫病毁了,那就是生态灾难,森林覆盖率会受到严重影响,因此,这项工作与我市生态文明建设息息相关。

2、松材线虫病防控不力是生态环境责任追究的重要内容。去年,国家林业局发来《松材线虫病等林业生态灾害核查、督办和问责办法》征求意见稿,明确提出三种问责形式“一是松材线虫病等林业生态灾害发现不及时的、灾害发生面积较大或者防治工作落实不到位、监管问题突出的;二是不按规定报告、通报或者公开松材线虫病等林业生态灾害事件信息,出现灾害瞒报、虚报、迟报情形的;三是松材线虫病等林业生态灾害处置不力,经防治督办后,不按时督办整改意见,防治工作问题仍然突出,或者松材线虫病等林业生态灾害仍然扩散的”。各级政府要有高度的敏感性,切实抓好松材线虫病防控工作。

3、抓好松材线虫病防控是应对全市疫情严峻形势的迫切需求。松材线虫病在我市已发生定殖8年,今年进入暴发期,全市出现了大量枯死树,疫情非常严重。贵溪市、龙虎山、月湖区大部分乡镇都出现了较多枯死树,存在系统性生态风险。一旦防控不住,发生面积和病死树将呈几何级数增长,未来3-5年内极有可能造成生态灾害,严重威胁到我市生态文明建设。如果龙虎山景区的景观松林遭到毁灭,“龙虎天下绝”的美誉将遭受毁灭性的打击,世界地质公园和自然遗产的招牌也将受损,这势必会影响到全市旅游业的发展。

(二)增加投入是做好松材线虫病防控工作的重要保障

俗话说“巧妇难做无米之炊”,且松材线虫病防控工作投入巨大,没有大量的经费做保障,疫情是无法根除的。省政府在《进一步加强林业有害生物防治工作的实施意见》中指出:各级政府要将林业有害生物防治纳入国家防灾减灾体系,将林业有害生物普查、监测预报、植物检疫、疫情除治和防治基础设施建设等资金纳入本级财政预算。松材线虫病等重大林业有害生物发生区(市)所需防治资金由本级财政承担。有关部门要严格防治资金管理,强化资金绩效评价,确保防治效益和资金安全。支持符合条件的社会化防治组织和个人申请林业贴息贷款、小额担保贷款,落实相关税收优惠支持政策。鼓励保险机构将林业有害生物灾害纳入灾害保险赔偿范围,提高防范、控制和分散风险的能力。

(三)全面实施专业化除治是提高防治效果的重要措施

松材线虫病防控工作是技术活,细节决定成败。仅靠林业部门几个公务人员是做不好除治工作的,要通过购买服务,请专业队伍来除治。不管是枯死松树清理还是传媒天牛综合治理,都要采取专业化防治。林业部门也要清楚自己的职责权限和工作定位,那就是做好技术指导和监管,确保除治质量。

(四)明确松材线虫病防控责任主体是根除疫情的组织保障

松材线虫病防控责任主体非常明确,那就是各级政府。林业局作为政府组成部门,具体工作特别是技术工作应是林业部门不可推卸的职责,政府的职责是协调、开会、发文、筹措经费、组织专业除治队伍等。所以,松材线虫病的防控责任主体一定是县级政府,林业部门作为县政府的职能部门,是躲不掉,赖不掉的。乡镇的责任是协调组织老百姓配合疫木清理工作,看好山场的疫木不被老百姓拿回家,对专业公司的除治质量进行监管等等

版权声明:
作者:1055108383
链接:https://www.nbcg.net/646.html
来源:微信刷票软件
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