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俄罗斯的「父亲」卢卡申科:等待他的会有几种结局?(回国白俄运动员飞抵波兰)

白俄罗斯的「父亲」卢卡申科:等待他的会有几种结局?(回国白俄运动员飞抵波兰)

今年8月10日,白俄罗斯总统大选结束。

白俄罗斯的「父亲」卢卡申科:等待他的会有几种结局?(回国白俄运动员飞抵波兰)

本次大选投票率79.01%,现任总统卢卡申科获得了80%以上的选票,得以继续连任白俄罗斯总统。

白俄罗斯的「父亲」卢卡申科:等待他的会有几种结局?(回国白俄运动员飞抵波兰)

“选举”结果出来后,一些国家第一时间迅速发来了贺电,甚至使用了俚俗化的口语词汇来描述他们与白俄罗斯的关系。

白俄罗斯的「父亲」卢卡申科:等待他的会有几种结局?(回国白俄运动员飞抵波兰)

▲8月16的示威 图片源于网络

白俄罗斯的「父亲」卢卡申科:等待他的会有几种结局?(回国白俄运动员飞抵波兰)

然而,就在寥寥数封贺电随着电波飞跃欧亚大陆的同时,白俄罗斯却正经历着自从苏联解体以来最大的动荡。

白俄罗斯的「父亲」卢卡申科:等待他的会有几种结局?(回国白俄运动员飞抵波兰)

尽管赢得了看起来绝大多数选票,然而却有大量民众抗议选举不公,要求卢卡申科离开总统职位。到底是选票代表了绝大多数人民群众的意见,还是人山人海聚集在街头的民众代表绝大多数人民群众的意见,两者形成鲜明的对比和激烈的矛盾。这也凸显了西方式直接选举的虚伪,充分表明了与此不同的其他制度的优越性。

白俄罗斯的「父亲」卢卡申科:等待他的会有几种结局?(回国白俄运动员飞抵波兰)

01

白俄罗斯的「父亲」卢卡申科:等待他的会有几种结局?(回国白俄运动员飞抵波兰)

双面卢卡申科

白俄罗斯的「父亲」卢卡申科:等待他的会有几种结局?(回国白俄运动员飞抵波兰)

1954年8月30日,卢卡申科出生于白俄罗斯莫吉廖夫州一个农民家庭,母亲是单亲妈妈,他的童年没有父亲的印象。

白俄罗斯的「父亲」卢卡申科:等待他的会有几种结局?(回国白俄运动员飞抵波兰)

在斯拉夫人看来,父亲是刚毅的象征,没有父亲的卢卡申科被同学和玩伴嘲笑,认为他将来必定是个无法具备男子气概的人。同年的心理阴影成为卢卡申科最大的心结,当他成为白俄罗斯的掌舵人之后,他的绰号之一就是“父亲”。

白俄罗斯的「父亲」卢卡申科:等待他的会有几种结局?(回国白俄运动员飞抵波兰)

青年时代的卢卡申科并不显山露水,他考上了一所平庸的大学——莫吉廖夫州立教育学院,在大学里主修历史学。

白俄罗斯的「父亲」卢卡申科:等待他的会有几种结局?(回国白俄运动员飞抵波兰)

▲卢卡申科夫妇结婚照 图片源于网络

白俄罗斯的「父亲」卢卡申科:等待他的会有几种结局?(回国白俄运动员飞抵波兰)

毕业后他为军队工作,在白俄罗斯西部边境布列斯特驻防部队的政治部门里担任教导员,后来离开部队,回到莫吉廖夫,历任食品贸易管委会秘书、莫吉廖夫市辖区执委会教导员。

白俄罗斯的「父亲」卢卡申科:等待他的会有几种结局?(回国白俄运动员飞抵波兰)

他也有为国营企业工作的经历,在什科洛夫的一家集体农场担任负责人,然后调入什科洛夫市国营建筑材料联合公司管委会副主任。

白俄罗斯的「父亲」卢卡申科:等待他的会有几种结局?(回国白俄运动员飞抵波兰)

在这一时期,卢卡申科虽然并不了解农业和商业,管理集体农场和建筑材料公司显然是外行领导内行,但他的领导主要是政治领导,只要政治正确,经营就一定正确,不正确也正确,这并不是个问题。

白俄罗斯的「父亲」卢卡申科:等待他的会有几种结局?(回国白俄运动员飞抵波兰)

1990年,是改变卢卡申科命运的一年,在这一年他当选了白俄罗斯人民代表,正式开启从政之路。

▲卢卡申科宣誓就职 图片源于网络

1991年,白俄罗斯、俄罗斯、乌克兰签署协议,决定解散苏联并成立独联体,该协议在白俄罗斯最高苏维埃代表会议中表决,卢卡申科投下了唯一一张反对票。

其实,卢卡申科并不是个苏联的维护者,苏联解体大势所趋,不是他一个议会代表就能螳臂当车的。

他之所以投票反对,实在也是因为没有什么可反对的,而要让自己在一众代表里脱颖而出,就必须是标新立异。

独立之后的白俄罗斯没有改变苏联遗留下来的那一套社会经济运行体系,依然是国营经济为主,贪污腐败横行。为此,曾经投票反对脱离苏联的卢卡申科被议会选为专为反贪腐而设立的临时委员会主席。

重任在肩,卢卡申科不负众望,不到一年就调查出了70名高官的腐败问题,并迫使最高苏维埃主席和总理辞职。

此时的卢卡申科颇似官场上的一股清流,给苦腐败久矣的白俄罗斯人民带来了些许新风,借着这股新风,卢卡申科的声望也日益增长。

人民的期盼,正要由卢卡申科这样的人来回应。

▲春风得意的卢卡申科 图片源于网络

1994年3月,白俄罗斯实行总统制,同年7月10日,卢卡申科在大选中一鸣惊人,在首轮投票中拿下了44%的选票,在第二轮投票中获得80%以上的选票,当选改革后的首任总统。

虽然苏联不存在了,但白俄罗斯与俄罗斯依然保持着密切的联系。

与庞大的邻国俄罗斯不一样的是,白俄罗斯没有陷入经济休克,在西方国家的贷款援助之下,卢卡申科将苏联布局在白俄罗斯的机械制造业为基础,大力发展制造业。

白俄罗斯生产的卡车、拖拉机、公路施工设备、市政车辆源源不断销往俄罗斯、乌克兰、哈萨克斯坦等体量较大的前苏联加盟国。

1996年,卢卡申科以全民公决的形式把总统任期延长到2001年,到期之后卢卡申科连选连任。

2004年,虽然白俄罗斯又以全民公投的形式决定废除总统连任的限制,但在2006年、2010年、2015年、2020年,他都赢得了选举,一直担任总统,至今长达26年。

当年那个集体农场和国营工厂的负责人,恐怕完全没有想过有朝一日他会成为全体国民的“父亲”,而这位“父亲”却在掌权26年之后,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危机。

02

暧昧的俄白关系

1991年年底,苏联解体之后,白俄罗斯与邻国立陶宛、拉脱维亚、波兰等国奉行不同的外交政策,继续与俄罗斯亲善。

但白俄罗斯也不是“一边倒”,亲俄的同时也没有忘记与欧盟接触。从1990年代上半期开始,白俄罗斯就开始与欧盟发展关系。

1994年,欧盟向白俄罗斯提供了1.155亿美元的贷款,而包括美国在内的西方国家向白俄罗斯贷款总额则达12.878亿美元。

▲卢卡申科面对支持者发表演说 图片源于网络

欧盟提供的贷款供白俄罗斯用于改革经济结构、建立现代化的金融信贷体系,消除切尔诺贝利核事故灾害影响等方面。

继1992年加入北大西洋合作委员会和1994年加入欧洲经济委员会后,1995年3月,白俄罗斯领导人赴布鲁塞尔,同欧盟签订伙伴合作协定,成为欧盟的合作伙伴成员国。

同年,白俄罗斯还加入欧洲委员会。

但双方的蜜月期并不长久。1996年,白俄罗斯延长总统任期,此举得罪了欧盟,双方关系开始趋冷。

尽管白俄罗斯的每一次改变宪制的动作都以人民的名义,欧洲人却不相信这是民意真实的表达。

▲白俄罗斯历年GDP数据 图片源于网络

1997年,欧盟外长委员会宣布对白俄罗斯进行经济制裁。1998年6月,因“鸫鸟”外交官邸风波,白俄罗斯同欧盟关系一度紧张,出现危机。欧盟国家于6月22日召回其大使。

欧盟的疏远,吓不退卢卡申科走自己路的决心,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

从1990年代后半期开始,卢卡申科致力于加强与俄罗斯的关系,在苏联解体之后原苏联加盟国纷纷与俄罗斯关系恶劣的风潮中逆流而上。1997年,白俄罗斯与俄罗斯建立了俄白联盟,卢卡申科甚至主张白俄罗斯应该与俄罗斯合并。

当时的背景是,俄罗斯逐渐摆脱了经济休克的阴云,国内经济形势渐趋平稳,白俄罗斯希望借助俄罗斯的体量获得西方制裁下的发展新空间。卢卡申科治下的白俄罗斯拥有比较稳定的经济增长,也是卢卡申科引以为傲的政绩。

细究之下,白俄罗斯的经济来源几乎全部依靠购买俄罗斯政府补贴的低价原油,进行精炼之后再以市场价出售给欧洲市场来生存,说白了就是俄罗斯给白俄罗斯“送钱”。

▲热情的拥抱 图片源于网络

尽管如此,俄白联盟并不稳固,成立不到4年,两国就失去了联合的兴趣。

在21世纪初的几年,俄罗斯致力于修复与西方的关系,小小的白俄罗斯就成了可以被牺牲掉的角色。

而白俄罗斯经济体量太小,担忧联盟变成“吞并”,而且俄罗斯经济的大好形势并没有维持多长时间,继续与俄罗斯绑定也不再符合白俄罗斯利益最大化的原则。

以利相交,利尽则散。俄罗斯与白俄罗斯的关系,完全取决于利益。当两国联合不再对白俄罗斯有利时,蜜月期就结束了。

虽然俄白联盟依然在表面上维持,但俄罗斯越来越表现出吞并白俄罗斯的野心,卢卡申科意识到这种局面如果发展下去,自己的地位将不保。

尽管俄罗斯总统普京始终在积极推动这件事(指两国合并),2007年开始,卢卡申科开始坚持反对与俄罗斯联合。

03

人心似水

在苏联解体之前,其各个加盟共和国以放弃族群独特性为代价,统一在苏联之下。

在古代,白俄罗斯的这片土地,生活着立陶宛人,曾经建立过立陶宛大公国。18世纪末,沙俄占领了白俄罗斯地区,实行俄罗斯化政策。

白俄罗斯在20世纪早期成立了白俄罗斯人民共和国,但波苏战争之后领土被波兰和苏俄瓜分。

▲波兰立陶宛联邦 图片源于网络

苏俄在俄方占领的白俄罗斯土地上建立了白俄罗斯苏维埃共和国,后与俄罗斯、乌克兰、外高加索一道成为苏联创始加盟国。虽然是“创始国”,但白俄罗斯政权始终是俄罗斯人的傀儡。

虽然白俄罗斯地区的人民在长期的沙俄占领下,已经被充分俄罗斯化了,但由于历史的伤痛,白俄罗斯人并不甘心成为俄罗斯人。

从19世纪开始,白俄罗斯人在夹缝中重建民族认同,成为20世纪国家认同的基础。苏联解体之后,各加盟共和国大多以民族主义立国,重建民族认同的剧烈冲击和并不完善的政治制度在这些国家中产生了强人政治。

普京、卢卡申科、纳扎尔巴耶夫等等原苏联加盟国领导人,几乎都是以民族主义代言人的面目出现。卢卡申科在与俄罗斯的交往中,坚持白俄罗斯的主权不被俄罗斯吞并,正是他维持统治的手段之一。

但是,国家的领导者所需要守护的并不只有主权。

▲在白俄罗斯家喻户晓的尼古拉(卢卡申科的儿子),随身带枪,在他所到之处,所有白俄罗斯军官都要向其行礼问候 图片源于网络

他需要制定合适的政策,保证国内经济健康发展;同时也需要守护政治秩序,保证不肆意破坏领导体制,而卢卡申科正恰恰是在这一点上显露出了他的弱点。

由于长期执掌政权,他被尊称为“父亲”,虽然不知道这是人民心悦诚服的拥戴,还是自己矫揉做作的编造。但毫无疑问,“父亲”超越了制度意义,为他的总统职位增添了文化上的卡里斯马权威。

在此基础上,他以权威压制法制,不断修改宪制性规定,反过来保障自己永远呆在总统位置上。

一旦白俄罗斯的宪制由卢卡申科的个人意愿左右,再诉诸一定的程序通过法律来确认,其实就已经宣告了制度的死亡。

卢卡申科并不是没有遇到反对者。曾经有两位内阁部长反对卢卡申科的政策,卢卡申科立即将他们解职,这两人也不知所踪。

▲当地时间8月17日,卢卡申科访问首都明斯克郊区一间工厂,直言“我们已经举行了选举。只要你们不杀了我,就不会有其他选举。”期间有工人喝倒彩并高呼叫他“走开” 图片源于网络

在2006年的选举中,卢卡申科甚至威胁人们,任何反对他的人,都“像鸭子一样”被拧断脖子。卢卡申科甚至不无自豪地说,“我的风格就是我一个人说了算”。

然而,2007年开始,由于俄罗斯在吞并白俄罗斯的道路上遇到了阻碍,俄罗斯停止了对白俄罗斯出口原油的补贴,并将输至白俄罗斯的天然气价格提高一倍。

这一举动大大改变了白俄罗斯的经济状况,人们开始认识到卢卡申科吹嘘的“经济奇迹”其实只是浮云而已。日复一日的一成不变,人们越来越厌烦这位“父亲”,但“父亲”也越来越用严厉的手段打击那些不听话的“孩子”。

矛盾终于在2020年,卢卡申科掌权26年之后,彻底爆发。

04

人民的愤怒

2020年,卢卡申科无悬念地第六次当选白俄罗斯总统。

参与2020年总统角逐的反对派候选人季哈诺夫斯卡娅在得知选举结果后,怒斥这次选举“完全背离了常识”。

▲反对派领导人季哈诺夫斯卡娅 图片源于网络

选举之前,卢卡申科一直淡化白俄罗斯染疫人数,甚至建议国民喝伏特加、蒸桑拿对抗病毒。卢卡申科在此中表现出的无能、反智,却又一贯说一不二,容不得半点反对意见,成了2020年总统选举之后爆发抗议的导火索。

选举之前,反对派声势十分浩大,借着国内对卢卡申科的领导越发不满的东风,反对派大事举办拉票集会,吸引了大批民众参与。这一情景让卢卡申科非常紧张,他也积极派出人员限制反对派活动,抓捕了一些活动人士和媒体记者。

卢卡申科一直宣称人民对他的反对来自于“外部势力的煽动”,并且明确指出“外部势力”就是波兰和立陶宛,甚至还言之凿凿,说波兰和立陶宛已经在边境陈兵蠢动。

为此,北约发表声明,驳斥了卢卡申科的说法,明确表示波兰和立陶宛的武装力量根本没有任何调动。

卢卡申科的反应,更加加剧了人民的不满。选举之前,人们并没有要求卢卡申科交权,毕竟马上就开始选举了,人们还是倾向于使用选票来换人。

但选举之后的结果和卢卡申科的反应,让人民心生绝望,他们被迫走出家门,直接向卢卡申科发出怒吼。在这群抗议人群中,白俄罗斯女性是非常独特的一道风景。

▲勇敢的白俄罗斯女孩 图片源于网络

许多白俄罗斯姑娘勇敢地走向荷枪实弹前来弹压他们的军警,为他们献上鲜花和拥抱。

这些走出家门的白俄罗斯人从头到尾就不是为了破坏秩序、宣泄仇恨,而是怀抱着对他人最大的善意,怀抱着对和解最大的诚意,希望卢卡申科能够顺应历史潮流和人民意愿。

然而,卢卡申科依然心如坚冰。不仅不承认自己之前的施政失误,也不承认选举有问题,反而迅速逮捕了反对派参选人季哈努斯卡娅。

后来在国际国内压力下,季氏得以离开白俄罗斯,流亡立陶宛。走出家门反对他的民众已达数十万,卢卡申科不甘落后,也究集了一些人聚集起来支持他。

不过,当卢卡申科发表演讲时,台下那些被召集来支持他的民众中就有人发出嘘声,对他高喊“走人”,十分狼狈的卢卡申科只得乘直升机灰溜溜离开。

05

最后的结局

如果真如卢卡申科说的一般,有“外部势力”作祟,那为什么一个担任总统长达26年深受民众“爱戴”的“父亲”,却敌不过偷偷摸摸的“外部势力”呢?

这一说法显然根本无法逻辑自洽。

况且,在形势越来越不利的情况下,卢卡申科越发希望向俄罗斯求助,甚至抛弃了他曾经坚持的民族主义政策,为了得到俄罗斯的支持,也许出卖白俄罗斯的主权也不是没有可能。

如果卢卡申科决定出卖主权换俄罗斯的干预,那就真不知道那个在背后捣乱的“外部势力”到底是谁了。当然,如果俄罗斯愿意干预,对卢卡申科应该是最好的结局。

▲1956年匈牙利革命 图片源于网络

话说回来,俄国人干预外国事务的传统由来已久。

1956年,匈牙利人们奋起反抗苏联和匈牙利当局强加给匈牙利人民的制度,并导致原匈牙利当局倒台,这是苏联无法忍受的。

苏联决定对匈牙利发生的事件出兵镇压,派遣大量军队入侵匈牙利,苏军的坦克在布达佩斯街头肆虐,激烈的冲突导致了约2500名匈牙利人和700名苏军士兵死亡。

苏军消灭了匈牙利新生的政权,并扶植了傀儡政府,20万匈牙利人被迫流亡海外。

如果今天的卢卡申科决心向俄罗斯求助,并请求俄罗斯派兵干预的话,等待白俄罗斯人民的结局可能不会太好。

但俄罗斯同意干预的可能性不大,最多暗中援助卢卡申科,因为俄罗斯一旦像当初的苏联一样出兵干预,一定会面临全世界绝大多数国家的制裁,让本就处于困境中的俄罗斯经济雪上加霜,弄不好俄罗斯总统普京也要敌不过“外部势力”了。

▲亚努科维奇“收藏”的艺术品 图片源于网络

如果没有外部势力的强力支持,卢卡申科是无法在如今的形势下久持的。

一旦他离开权位,所面临的一定是审判。为了逃避审判,卢卡申科也只能流亡俄罗斯。

乌克兰前总统亚努科维奇下台后,流亡俄罗斯,人们冲进他的豪华别墅,发现了洗手间的黄金水龙头和马桶,才得以一窥亚努科维奇的奢侈生活。

卢卡申科有多少财产目前还不得而知,但钱财乃身外之物,如果选择流亡俄罗斯,他在国内的不动产就只能遭受亚努科维奇式的厄运了。

当然,如果跑不掉,等待他的就只能是人民的制裁了,在他的前路上,罗马尼亚前总统齐奥塞斯库正在等着他。

(完)

版权声明:
作者:1055108383
链接:https://www.nbcg.net/675.html
来源:微信刷票软件
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 <上一篇
下一篇>>